19年前,高考季节,张少伟在家。和数十万河北考生一样,他也在焦急地等待高考成绩。

张少伟的家乡位于张家口,南面400多公里,著名的衡水中学就坐落在这里。

当年,以“河北省高考冠军”为名的衡水中学连续四天占据《中国教育报》头版头条。从此,衡水中学的办学经验备受赞誉,衡水中学成为教育界一个神话般的存在。

考入昆明科技大学大金桥学院的张少伟,从未忘记家乡。几年后,昆明滇池涌现出一所名为“云南衡水实验中学”的民办学校。背后的老板是张少伟。

带着“衡水”这个金字招牌,张少伟把公司送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另一个品牌“衡水”教育公司也在排队,准备敲响香港证券交易所的锣鼓。

01

2021年3月11日,FHS。N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这家公司的名字是什么样的?是否不清楚媒体给出的“恒中系”称号?

No.1 high school education是开曼群岛注册的私立高中运营商。其在中国的主体是云南长水教育集团。它的创始人,海尔的张瑞敏和恒中的张文茂都是自己的家人。他们姓张明绍伟。他们今年才38岁。海尔投资了第一所高中教育,张文茂填补了第一所高中教育的光环。

张少伟与衡水中学的关系始于2013年。

当时,大学毕业后,张少伟跳进了K12的校外培训领域。经历了导师创业和会计培训班后,张少伟专注于中学生创业。

当年,衡水中学获得河北省文理十强。衡水中学占河北省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录取人数的80%。相比之下,与河北省采用同一套高考试卷的云南省,文理类考生3324人,得600分,不到河北省的一半。

2013年4月,张少伟派20多人到衡水中学调研。不久,双方决定握手合作,宣布筹建云南衡水实验中学(以下简称“云南衡水中学”)。

张少伟付了钱,衡水中学给了一个人。时任衡水中学校长的张文茂担任该校名誉校长。衡水中学定期安排骨干教师和管理人员到云南省横石中学讲学任教。

在云南衡水中学的开学典礼上,张文茂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云南衡水实验中学是河北衡水中学的一个分校,由衡水中学负责这个分校”,而且衡水中学的许多名师,如桑海勇、丁业生,也出现在第一中学上市后的股东名单中。

以衡水中学为“金字招牌”,云南横石中学自然成为众多家长眼中的“香蛋糕”。

招股书显示,第一中学教育是中国西部最大的私立高中运营商。截至去年9月,第一中学教育在校生25867人,高中生17230人(含高考复读生)。

与公立学校不同,私立学校的收入主要来自学费和住宿费。

2017年至2019年,第一中学教育总收入分别为2.07亿元、2.54亿元和3.37亿元。其中学费收入1.57亿元、2.08亿元、2.78亿元。即使受到去年疫情的影响,2020年前9个月,第一高中教育总收入也将达到2.82亿元。

不过,张少伟并不是资本市场上唯一一个“衡水中学”的河北人。

就在1号高中教育上市前一个月,合阳教育也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了一份招股说明书。

合阳教育的前身是周湖珍创办的保定湖镇学院“上世纪90年代,保定湖镇”

就在1号高中教育上市前一个月,合阳教育也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了一份招股说明书。

合阳教育的前身是周湖珍创办的保定湖镇学院“上世纪90年代,保定湖镇比衡水中学名气大得多。

在云南横石中学成立的同一年,衡水中学与河北太华地产合作建设了衡水市第一中学(以下简称“衡水市第一中学”)。几个月后,周湖珍找到衡水市第一中学的领导,想一起办学校。

2016年,双方签署合作协议,共同举办合阳衡水第一中学(以下简称“合阳衡中”)。正如衡水市中学为云南横石中学提供人力支持一样,衡水市第一中学也为何阳衡中学提供师资、教学、管理等方面的支持。何阳恒中学向衡水市第一中学缴纳年费,合作期限为9年。

尽管没有直接与衡水中学合作,但时任衡水中学校长的张文茂再次站出来为衡水系“衡中、合阳合作办高中是正确的选择。我将成为合阳衡中分行的坚强后盾和一名优秀顾问。”在何阳恒,张文茂告诉家长。

截至目前,张少伟已创办学校19所,其中品牌“衡水中学”16所;周湖珍的何阳恒中学也在扩建中。学生人数将从2018年的1066人增加到2020年的1991人,学校收入将从1600万元增加到5700万元。

02

虽然不少人说张韶维、周虎震是蹭衡水中学的品牌,但不可否认衡水中学作为“衡水系”的中心,与众多带有“衡水”字样的中学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上世纪90年代,衡水中学还只是衡水市(县级市)下辖的一所普通中学。在衡水地区11个县的教学评比中,衡水中学排名倒数。

1993年,历史老师李金池被“相中”,成为衡水中学新校长。

李金池上任后,先是实施“封闭式管理”,要求学生一律住校;接着向上级喊出“赶超黄冈中学”的口号,获取经费盖大楼;然后给老师定KPI,大到学生成绩,小到宿舍卫生,都会影响考核;还有学生管理,从早上5点半到晚上9点50分,衡中学生的校园生活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一顿操作下来,效果显著。1995年,衡水中学的升学率排到了衡水地区第一名;2000年,衡水中学力压石家庄二中等传统名校,成为河北省高考冠军。

2004年3月,张文茂从李金池手中接过校长的位置,衡水中学开始走上扩张之路。

衡水中学先是将一所民办中学收入旗下,改名为滏阳中学,专门招收复读生。之后和地方政府、教育机构等联合办学、新建分校,将“衡水系”的摊子铺展到全国各地。

2013年2月,衡水中学与河北泰华地产投资9亿余元,投建民办中学衡水一中,张文茂担任衡水一中校长。衡水一中的管理、招生、教学等均以衡水中学为依托。

也是从衡水一中开始,衡水中学的校园时不时就会迎来一批批想要合作办校的调研团队。

衡水一中成立后,一些贴牌“衡水一中”的学校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例如: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衡水第一中学邯郸分校、衡水一中兰州分校、衡水第一中学川南分校......还有前文提到的贺阳衡中。

除“衡一系”外,市场上还有“衡二系”、“十三中系”、“十四中系”,分别是依托衡水第二中学、衡水市第十三中学、衡水市第十四中学3家公办高中创办的民办学校。

此外,“衡水系”还包括很多“挂名系”或“联办系”中学。界面新闻曾统计,其他省市挂有“衡水”名义的分校接近50所,遍布全国11个省份的51座县市。

前文提到,贺阳衡中贴牌衡水一中,需要向其支付年费。如果按照这个说法,衡水系旗下学校通过提供“牌子”,便可以获得不菲的“加盟费”收入。

不过钱最后进了谁的口袋,却一直都有疑问。

就在衡水一中成立后没多久,2014年9月19日深夜,衡水一中的办公楼发生了一件事:当天晚上11点40分,衡水一中公章被张文茂强行取走了。

直到三年后,衡水一中董事会的一纸声明,才将这件事“捅开”。

声明里写到:“2017年6月10日,本校董事会和投资方代表因工作原因需用公章,索要无果的情况下,迫于无奈在《衡水日报》第三版刊登声明,作废公章。声明登报三日后,合法刻制新章......同时请张文茂同志尽快归还无效公章,以避免发生法律纠纷。”

声明里还提到,自张文茂取走公章后,所有以衡水一中名义对外签署的合同、协议等所有办学过程与经营性活动,与衡水一中董事会和投资方无任何关联,衡水一中财务账户和投资方未收到任何一家学校的赞助金和加盟费。

事情发生后,河北省教育厅成立了专项检查组,对衡水中学和衡水一中“公私不分、一校两制、内部互通”进行审查。

结果发现,衡水中学和衡水一中均存在不规范甚至违规办学招生情况。

2017年5月,河北省教育厅下发了《关于对河北衡水中学衡水第一中学办学行为进行整改的通知》,但关于“钱去了哪里”的细节,并没有披露。

面对滔滔舆情,张文茂表现淡然:“我办好自己的事儿,把自己学校办好。”

知乎中有个话题“如何评价衡水中学原校长张文茂以及其处事风格”,高赞的一个回答中写到:“茂哥的前任让衡中起死回生,茂哥让衡中成为了连锁品牌一样的存在。”

坊间传言,张文茂想干到2022年,68岁再退休,但被官方否决。

2018年5月26日,距高考仅剩10天,副校长郗会锁接棒张文茂,成了衡水中学新校长。后来高考成绩公布,衡水中学也没有如往常般公布喜报。

新任校长似乎想让衡水中学回归低调。

然而,实力并不允许。

每年高考,衡水中学都要被拉出来“溜”一圈;衡中学子一句“我就是乡下的土猪,立志去拱城里的白菜”,分分钟登上微博热搜;张文宏之前洒下的“种子”,也开始登陆资本市场,镰刀霍霍向韭菜......
03

十年前,中国的私立高中产业还不是一个“好的轨道”。

就像民营医院的原罪一样,“教育还是资本教育”的质疑总是伴随着民营教育。

中投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民办高中产业收入为510亿元。但预计2024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600亿元,越来越多的企业涌入私立高中。

有着“恒中”光环的首届高中教育率先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中国中等教育的“民办教育第一股”。

但对张少伟来说,衡水中学是一件幸事。很多关于衡水中学的问题也转移到了第一中学教育上。

衡水中学的教学模式与衡水中学相似。早上6点半,如果你走在云南省横石中学滇池校区,你可能会听到“我拼!我能行!我让它成为云南省衡水市实验中学学生跑步前的常规。

《21世纪经济报道》曾说,第一中学教育集团旗下所有学校都照搬了衡水中学的“准二中”管理制度。

不仅如此,云南横石中学还照搬了衡水中学“掐尖”全省优秀学生的做法。

2016年,昆明市高考状元赴云南横石中学就读。学校负责人说,对于符合规定条件的优秀学生,除免缴学费和杂费三年外,还有10000到30000元的奖学金,以及三年后被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录取的学生。还有20万元的奖励奖学金。

三年后,高中入学的1号学生顺利进入清华大学。此后,各市县的高考状元纷纷前来,云南横石中学的补助标准也随之提高。一些校区给予部分高分自费生公费学费待遇,但标准已从550提高到570以上。

与公立学校不同,私立学校是以盈利为基础的。

在云南横石中学上高中并不便宜。2019年,一中以下高中生人均学费16600元,2020年前9个月,人均学费降至10200元。尽管如此,根据第一中学教育的招股说明书,这一数字仍远高于同期云南省所有民办中学的7813元。

何阳恒的人均学费更高。招股书显示,平均实际学费从2018年的12100元上升到2020年的15100元。

也就是说,他们用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的学费补贴优等生,吸引优等生为学校打品牌。

第一中学教育上市后,《新京报》曾发表题为《警惕教育资本化对教育生态的破坏》的评论,指出第一中学教育使用恒中品牌涉及公办学校商业化。

今年4月7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公布,其中明确提出“任何社会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并购、协议控制等方式对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和实施学前教育的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实施控制”,该条例自2021年9月1日起施行。

从股价来看,首创高中教育并不是投资者眼中的甜蛋糕。上市首日股价破发;上市不到一个月,股价就跌了30%以上。

当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时,衡水中学的招牌却不起作用。